蛟河在线,蛟河新闻网,蛟河信息网,蛟河信息港,蛟河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蛟河历史 >

铜梁安居:一块石碑记录这里的历史沉浮

时间:2018-01-14 00:3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rhxhm.cn
在铜梁安居古镇,一问到当地出过的翰林,不管老幼妇孺,都能说上几句。据史料记载,曾经文人辈出的安居,宋代就出过进士,清朝时出过4个翰林大学士,现在安居小

安居王翰林院 (铜梁区委宣传**┩迹

  在铜梁安居古镇,一问到当地出过的翰林,不管老幼妇孺,都能说上几句。

  据史料记载,曾经文人辈出的安居,宋代就出过进士,清朝时出过4个翰林大学士,现在安居小学内仍存有190多年前碑刻的《迁修琼江书院记》,引得许多游客慕名而来。

  近日,记者来到安居古镇,探访石碑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  《迁修琼江书院记》曾“长眠”地底几十年

  顺着石板小街蜿蜒而上,在古街的尽头,一块立在安居小学校门旁的高大石碑——《迁修琼江书院记》映入记者眼帘。记者翻查当地古籍发现,光绪壬午年(1882年),琼江书院迁建到现在的安居小学所在地,立下该碑。碑石在书院天井的状元桥旁,直至解放前夕,碑石仍岿然独存。

  “碑宽1.5米,高2.8米,厚约0.2米,整块石碑足足有2000多公斤。”安居古城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肖刚介绍,1995年安居小学扩建操场时,发现被掩埋在泥土里40多年的《迁修琼江书院记》石碑,经过铜梁县文管所的抢救**发掘和保护,碑刻得以重见天日。

  记者发现碑刻中部有两道明显的裂痕,像是被拦腰斩断后重新拼接而成。如此重要的文物为何会遭遇断裂和掩埋的命运呢?

  原来,琼江书院1950年改建为小学时,由于碑石妨碍了学生的通行,需要将它挪移,但该碑体积庞硕,重量惊人,难以搬运,于是工人将其推倒,拦腰打断,就地掩埋,并在土上铺好石板,重新筑成院坝。自那时起,这块碑刻就“长眠”于土层之下了。

  “一门三进士,父子两翰林”

  《迁修琼江书院记》究竟是何人所作?碑刻上的文字已很难辨别,但当地文史专家通过斑驳的字形展开研究,发现了不少宝贵的信息。

  “碑刻的作者是清代铜梁有名的教育家吴鸿恩。”安居古城文化研究会会长邹贤璧介绍,1870年,在授广西平乐知府时,吴鸿恩因父丧告假回乡,时任铜梁知县沈恩培仰慕其人品才学,聘他执掌琼江书院。吴鸿恩执教五年,书院门下人才辈出。

  “一门三进士,父子两翰林。”这句在安居流传甚广的话,说的是当地书香门第——王恕和他的两个儿子王汝璧、王汝嘉。在《迁修琼江书院记》上,专家们也找到“王楼山中丞父子,文章经济辉映一时”的文字。

  据记载,王恕生于康熙二十年(1681年),因为从小生活在鼓楼山,故号“楼山”。王恕康熙六十年(1721年)高中进士,被点选为翰林院庶吉士。历经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朝,历任吏部员外郎、郎中,广东道监察御史、按察史、布政史,福建巡抚等,官至从二品。

  “王恕的儿子王汝璧、王汝嘉都是进士。”肖刚说,王汝嘉也是翰林,参与编撰了《四库全书》;王汝璧曾任安徽巡抚、兵部左侍郎、刑部右侍郎等,官比父亲王恕还要大。

  小帖士>>>

  路线:重庆主城区——渝遂高速公路少云下道口——右拐进入G319国道——七佛寺路口左拐——安居古城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